靠妖啦

是人,欢迎厦门约拍
微信shicaiyu

潮州印象

假槟榔下

那些伴着长庚而来的夏日微风

摄于16年夏末(太久没发图了…)

夏日,
树上的果子,桌上的钉子,和地上的水母
by ip6

手机的黑白诗


/那么我就是一个盲目的诗人

/在七月的最早几天

/想你  我今夜跑尽这空无一人的街道

/明天,明天起来后

/我要成为宇宙的孩子

——节选自《眺望北方》


还是一些手机捕捉的,日常生活的小小的火焰

走路回去坑里村


“坑里村由此进”

以前在村口有这么一个小牌子,大半年回来一趟的我总喜欢把它念成“进此由村里坑”,暗暗窃喜窥见了制作者的小心机.


近两年因祖父母健康的缘故,回来得频繁些。村口的牌子并不张扬地换了,原本的戏谑也谦和地消去。


在那个并不遥远的,许多悲伤被宣告安放的午后,看着村民驾乘各种车辆经过村口,由两条曲蛇的乡道奔向远山。


时间汹涌,而我可能来得慢了


去见你的路上.

上个月和你去的鲤城

恰在今日

「うまい」

无聊起来,在咖啡馆柱子的官方涂鸦下添了些角色😉

休憩


沙坡尾避风港(20150503)

沙坡尾鱼市


当它被修整一番,拓建得宽敞宜人,彻底变成无谓的观光地的时候,我就会想起那个曾经作为避风港和临时鱼市的它。

拥挤嘈杂,味道浓烈。然而却是许多人生活真实的质感形状。

我不知道如何断言这些变化是好是坏,我只庆幸我见过它本来的样子。

[旧图新修,摄于2015年3月29,也即个人开始摄影第一个月]

小馋鬼。

© 靠妖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